Robin Kolvenbach谈贺利氏的创新与可持续发展

创新推动进步,但也意味着挑战。在新一期“贺利氏创新专家”视频中,我们将对话创新专家,探讨当前趋势及其对企业带来的影响。今天的主题:可持续创新如何满足客户期待。

越来越多的企业都在思考,今后如何在实现盈利的同时将净碳足迹降至零。其中的关键在于可持续创新,而通过设计思维等新方法可以实现这一点。例如,贺利氏贵金属全球业务单元就利用这种方法提出了100%再生金属的想法,有助于化工行业未来更轻松地实现气候目标。在本期视频采访中,贺利氏贵金属化学品创新负责人Robin Kolvenbach向我们介绍了公司如何在初期阶段满足客户的可持续发展需求,同时发现商机,实现盈利。

您好,Robin。

你好,Sofie。

谢谢您今天能够抽出时间来聊聊创新和可持续发展。

当然,我很乐意。

作为贺利氏贵金属化学工业品的创新负责人,您能不能谈谈,您和您的团队在创新过程中都采用了哪些方法?

好的,Sofie。我想我们需要区分两种不同类型的创新。一种叫渐进式创新,另一种叫颠覆式创新。这两种方法之间的区别非常明显。

渐进式创新主要包括两个方面:第一,以客户为驱动。也就是说,客户向我们提出特定要求,我们通过调整现有技术或产品来满足他们的需求。

第二个方面是生产优化。这通常是工厂直接向我们提出的要求。我们会对工艺流程进行分析,使其更具可持续性、更具成本效益、更加节能,然后再进行相应的改进。

然而,在开展颠覆式创新时,你必须完全改变以前的工作方式。原则上,你必须让销售、生产、质量等不同领域的人都脱离他们日常的工作环境,以便充分挖掘他们头脑中的想法,以满足全新的客户需求,而这与我们是否已经拥有某项技术并没有多大关系。通常来说,首先是客户提出需求,然后是我们如何满足需求。

这种情况下,我们一般从零开始,主要采用设计思维等方法来激发新的灵感。

关于设计思维,你们的上一个项目是什么,效果如何?

最近,我们利用设计思维处理了可持续发展的相关问题。贺利氏与所有市场竞争者面临同样的问题,即我们一方面必须要努力盈利,另一方面也要让我们的净碳足迹尽快归零。我们想知道,我们如何才能做到这点同时还要帮助客户实现他们宏伟的气候目标呢。

最后我们提出了八个价值主张,基本上可以满足客户在减少碳足迹方面的需求。第二步,我们同客户一起进行了测试,我们安排了大约50次客户访谈。然后,我们提炼了两个价值主张。一方面,提供100%可持续性产品(如再生金属),同时显著降低碳足迹。另一方面,例如化学品、前驱体材料、催化剂等产品则采用这些100%再生贵金属制造。

您刚刚谈到了客户访谈。具体而言,你们如何将外部反馈和客户建议纳入创新过程?

我们会尽可能早点这样做。我们必须区分不同的对象:对于服务和非技术产品,我认为可以早点拜访客户;至于技术产品,我认为在收集客户意见之前,首先至少必须得证明自己的想法确实可行。

我们这个领域的一大特点是,必须经常与客户访谈。我们大约为20个细分市场提供服务,不同市场的价值创造方式大相径庭,而我们向客户提供的产品和服务必须适应不同的价值创造方式。比如我们正在进行50次客户访谈,这覆盖了我们的整个客户群。

关于客户的可持续发展驱动力和需求,您都有哪些了解?

据我们所知,贺利氏所有客户面临的主要问题是碳足迹,也就是二氧化碳排放量。

实际上,他们都制定了雄心勃勃的气候目标——在未来二三十年内实现气候中和。

这对大多数客户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因为我们主要服务的是化工行业,这些客户大都是能源密集型企业。

因此他们面临着巨大的挑战,我们希望利用从再生资源中回收的贵金属帮助客户解决这些问题。

在处理这些项目面临的可持续发展问题时,你们具体发现了哪些商机?

正如我刚才所说,我们使用的贵金属全部来自再生资源而非矿场。这样可以减少大约95%以上的碳排放。

这对客户的碳足迹带来很大影响,也就是所谓的“范围3排放”(间接碳排放),因此它不是直接排放而是间接排放,在这方面我们依然可以通过提供再生贵金属或由其制成的产品来为客户提供大力支持。

关于总体性的可持续发展问题,可持续性在创新过程中发挥了哪些作用?

我得说我们只做对可持续发展有益的创新项目,通常我们以联合国的可持续发展目标(SDG)作为衡量标准。

我们所做的大部分工作都或多或少提高了我们自己或客户的流程效率,换句话说,就是最终都减少了二氧化碳排放量。

同时,我们也通过生产催化剂来提高化肥的生产效率,致力于最终消除全球的饥饿问题。

您的期待是什么?贺利氏贵金属如何推动整个生态系统的可持续发展?

我希望贺利氏贵金属能够同客户以及矿场共同推动我们业务环境的可持续发展。这样,我们就能成功减少整体行业的碳足迹,并尽快实现碳中和。

谢谢你接受我的采访,谢谢Robin。

谢谢你,Sof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