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么让贺利氏女性员工对STEM职位如此着迷

贺利氏的每一项创新背后,都离不开对数学、计算机科学、化学或物理等STEM学科充满热情的聪明头脑。在这方面,巾帼绝不让须眉。让我们听听五名贺利氏女性员工是怎么说的,看看她们为什么会选择科学技术类职业。

物理、化学和数学激发了贺利氏女性员工的热情

目前的研究表明:从事STEM职业的女性比例仍然偏低。STEM是指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许多倡议都旨在吸引更多女性从事这一行,并初见成效:根据德国联邦统计局的数据,2019年STEM专业第一学期的女生人数再度小幅增长——从2018年的116,840人增加到2019年的119,134人。贺利氏女性员工对科学也怀有极大的热情。那么是什么激励她们选择了STEM职业呢?我们来听听五名女性专家的故事:

Ilka Verena Luck博士,贺利氏初创企业高性能涂料负责人

Ilka Verena Luck博士,贺利氏初创企业高性能涂料负责人
Ilka Verena Luck博士,贺利氏初创企业高性能涂料负责人

“我在学生时代就梦想成为一名宇航员,而在当时的德国,只有物理学家才能从事这一工作,我非常崇拜他们。但是,我放弃了这个梦想,因为像我这样连狂欢节上最小儿科的旋转木马都不敢玩的人,如果真的去参加宇航员训练计划,我肯定会得倒数第一。不过,我还是坚持学了物理。幸运的是,物理的基础训练是技术理解和逻辑思维。这些技能在我后来从事产品研发、业务开发和创办企业时都得到了很好的发挥。”

Ilka Verena Luck博士是贺利氏初创企业高性能涂料负责人,主要负责业务发展战略、研发活动定位、产能扩建以及团队管理。

Annette Lukas,贺利氏贵金属业务开发部门

Annette Lukas,贺利氏贵金属业务开发部门
Annette Lukas,贺利氏贵金属业务开发部门

“我学生时期最喜欢的科目一直是数学,科研工作中也一样,但我没法想象把数学当成一门职业。因此,我最终选择了化学专业,它实践性强,注重实验,应用范围非常广泛,而且未来对化学的要求也会越来越高。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依然会选择学习化学,因为我发现从根本上了解材料、技术和生活中的常见事物是非常伟大和迷人的。”

Annette Lukas拥有化学和工业工程专业背景,她在贺利氏工作了24余年,担任过多个技术管理职务。她目前在贺利氏贵金属从事业务开发工作。

陈丽珊,贺利氏电子半导体先进封装细分市场负责人

陈丽珊,贺利氏电子半导体先进封装细分市场负责人
陈丽珊,贺利氏电子(HET)半导体先进封装细分市场负责人

“我小时候最喜欢去的地方是科学中心,在那里我可以探索科学的奥秘。观看闪闪发光的晶体生长,用高电压制作雅各布天梯,用金属盐制作五颜六色的烟花——这些都让我十分着迷。我至今还清楚地记得1986年我的第一台电脑启动的声音。在大专学习了化学、物理、数学和经济学之后,我发现扎实的材料工程学基础能够让我在面临职业选择时更游刃有余,比如微电子、石油和天然气行业。数字和系统化的逻辑思维也适用于银行和金融行业的工作。幸运的是,我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一家顶级的半导体加工设备公司,在那里我踏上了为实现半导体微型化而努力的职业生涯。”

陈丽珊是贺利氏电子(HET)半导体先进封装细分市场负责人,主要负责该领域全球产品组合的管理、设计和控制。

Larisa Riewel博士,计算机辅助工程(CAE)团队负责人

Larisa Riewel博士,计算机辅助工程(CAE)团队负责人
Larisa Riewel博士,计算机辅助工程(CAE)团队负责人

“物理让我从小就能自如地从思想上和情感上发现和把握自然规律。我后来又喜欢上了数学,因为没有数学,就不可能充分体现自然规律之美。我小时候生活在一个专制国家。在那种体制下,很多东西是被禁止的,但科学思维和自然规律并不受影响。物理学及其思想体系对我保持思想自由帮助很大。默克尔夫人最近说的一句话正好可以恰如其分地总结我的这种感受:‘我决定在东德学习物理,是因为很多东西都可以被推翻,但事实例外。’”

Larisa Riewel博士是计算机辅助工程(CAE)团队负责人。作为一名拥有数学博士学位的理论物理学家,她参与了适用于工业流程和分析流程的紫外线技术和红外热技术的复杂研发项目的协调和实施。

Michelle Moor,贺利氏贵金属分析服务兼质量主管

Michelle Moor,贺利氏贵金属分析服务兼质量主管
Michelle Moor,贺利氏贵金属分析服务兼质量主管

“我认为应鼓励女孩从小学习STEM学科。我们需要跳出旧思维,重新思考对性别的固定成见,并且不再将性别与特定学科或专业挂钩。毕竟男孩和女孩在STEM技能方面几乎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如果仅仅因为从小缺乏鼓励和指导而让真正有潜力的女孩儿与STEM职业失之交臂,那就太浪费了。我多希望自己在那个年龄能有一位导师,这也是我当年选择当高中化学老师的原因之一。我最聪明的学生里就有一些女孩儿,能够鼓励她们学习化学是非常值得的。后来,我离开学校进入企业,因为我一直怀有更大的抱负。我喜欢每天面临各种全球性挑战,喜欢站在全球视野开展工作,而这离不开我的科学教育背景。”

Michelle Moor曾在美国田纳西州塔兹韦尔县(Tazewell)的Claiborne高中担任化学老师,现在在位于德国瓦特堡(Wartburg)的贺利氏贵金属担任分析服务兼质量主管。